首頁>>文學外傳>>漢學不是中國文化的簡單復制

漢學不是中國文化的簡單復制

劉東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4年04月10日 24 版)

在如何看待漢學家的研究成果上,很多人都有這樣一個誤區:與中國人的認知越是相似,就證明對中國的理解越是深刻,就越是優秀的漢學家。我就曾經聽到某位教授在演講中發表了這樣的論調:某某漢學家所發表的觀點,是最靠近我們中國學者的觀點的,這實在是難能可貴。但我從來都不這么看。

正好相反,如果到美國亞洲學會的年會上開會,或者到哈佛廣場的書店里挑書,我最傾向于忽略的,往往倒是那些用“中式英語”寫出來的作品——我這里是指那些先被我們在國內訓練出來,又考托福去那邊移民的所謂“漢學”學者,他們的東西往往最是一覽無余,聽個開頭就知道后面想說的是什么。都是熟悉的套路,沒有什么新鮮的知識。

所以,至少對我個人來說,漢學作品的可貴之處,恰恰在于它們能給我帶來新奇感或具有顛覆性的認知。而這種顛覆性說到根上,是來自它們在文化上的異質性。雖然漢學分明是在討論著中國問題,卻仍然屬于西學的一個分支,貫注的是西方世界對中國的視角,凝聚了西方學者對于中國的思考,而不是對中國文化的簡單復制。

非常寶貴的是,正是由這種思考所產生的異質性,才構成了不同文化間取長補短、發展進步的動力。反過來說,要是所有漢學家對中國文化的觀點與認知都變得與中國人如出一轍,我們反而就失去了反觀中國問題的參照系。正因此,我一直都在主動追求并組織引進這種知識上的異質性,盡管外國漢學家們也經常以不靠譜的“亂彈琴”,惹得我勃然大怒或哈哈大笑。

此外,作為改革開放的一個有機部分,漢學著作已經構成了國內新一代學人的必讀書籍,有些學者甚至以“漢學熱”來形容。而對于它們的持久不斷的閱讀與消化,也持續地突顯了“中國研究”本身的跨文化性質。換句話說,在當今這個全球化的時代,即使一位讀者只是在關心著中國問題,他的閱讀視界也必定屬于跨文化的。

然而同樣的,我們也一定要警惕這些作品的異質性和顛覆性。特別是,由于它們采取了“中國研究”的形式,并且討論著中國歷史或現實中的細部問題,其異質性和顛覆性就往往更加難以被人自覺地意識到。若不保持警惕,國內的漢學研究者往往會被國外漢學家的觀念所同化, 原來是以別人的視角作為參照,卻讓別人的視角變成了自己的視角。

作為一個可資對比的例子。比如臺灣一些研究機構,其主干力量基本都來自美國研究生院的東亞系,在這個意義上,他們更像是美國漢學的一個支部,根本不敢懷疑他們老師的觀點。大陸的情況雖然才剛開始,但也已經有唯恐“學得不像”的苗頭,從文章的標題到研究的立意,莫不如此。更嚴重的是,看穿問題的癥結,其實當今知識界很多無端的滋擾與迷局,都是由一些食洋不化的、被漢學家訓練出來的“漢學生”們所引進的。

于是在一方面,我們必須懷著強烈的求知欲,自覺意識到任何一次開卷,都是在主動擁抱新異的知識。我們決不能如此故步自封,只指望有人以其獨立的研究,來驗證我們固有的和老舊的知識,不能因為某個漢學家的結論跟我們中國人一樣,就認為他是難能可貴的。否則我們從中什么都學不到。

但在另一方面,對于這種跨文化閱讀中的異質性,我們又不僅要知其然,還更要知其所以然,不能盲目崇信這些新異的觀念。要具備深厚的漢學史知識,從而了解那些漢學家的言說背景,了解那些學術話語的來龍去脈,了解別人可以說出來的和不便說出來的,以便同時看穿他們的“洞見”與“不見”。

身為中國人,我們的未來還要取決于自己對于中國的了解和判斷,以及自己基于這種知識而做出的文化選擇。不管是什么樣的知識和范式的更新,都要經過自己頭腦的思慮和處理,而不是亦步亦趨地聽憑別人發落。只有這樣,我們才能算得上是善于利用跨文化閱讀中彌足珍貴的漢學資源,才能在中華文化與不同文化的映照中豐富自己。

(作者為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副院長,本報記者周飛亞采訪整理)

滾動新聞/Rolling news
推薦專題/Recommend special
學者風采/Scholars    更多>>
  • “頑童”夏志清

    在現代文學史研究中,他最早發現了張愛玲的價值,他貶低老舍《四世同堂》,他認為魯迅被拔高,錢鍾書的《圍城》無出其右。有“快人”之稱的夏志清在學術上也愛憎分明,但無人否認他《中國現代小說史》的厚重價值

  • ·馬悅然...
  • 馬悅然:生于1924年,諾貝爾文學獎18位終身評委之一,也是著名漢學家,畢生致力于漢學研究,翻譯過《水滸傳》《西游記

  • ·孫康宜...
  • 孫康宜祖籍天津,1944年生于北京,臺灣東海大學外文系畢業,后進入臺灣大學攻讀美國文學。1968年到美國留學,先后獲

  • ·倪豪士...
  • 倪豪士是美國著名的漢學家,從事漢學研究三十余年,著述頗豐。作品收錄了作者自上世紀七十年代以來撰寫的十二篇學術論文,專

學者訪談/Interview    更多>>
  • 浦安迪:透過評注理解中國古

    浦安迪(Andrew H. Plaks),1945年出生于美國紐約,1973年獲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學位。現任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系和比較文學系榮休教授、以色列希伯來大學東亞系教授。浦安迪通曉十幾種語言,尤其對漢語、日語、俄語、法語、希伯來語最為精通;研究領域廣泛,如中國古典小說

  • ·儒學大師:杜維明...
  • 祖籍廣東南海,1940年生于云南省昆明市,1961年畢業于臺灣東海大學。后獲得哈佛—燕京獎學金赴美留學,在哈佛大學相

  • ·孫康宜教授訪談錄...
  • 孫康宜教授是著名的華裔漢學家,此文是對她的最近訪談錄。孫教授將其從學經歷、研究路徑和心路歷程在不長的對話中一一呈現,

  • ·專訪瑞士著名漢學家勝雅律教授...
  •   今年64歲的勝雅律是瑞士乃至歐洲著名的漢學家和法學家,他自1975年到北京大學留學后,就再也沒有中斷過與中國的緊